[【网站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】

]

“就这一个?”祁成上前收录异兽尸体,头也不抬。他只是随口一问,以奇特的生理构造,要是还有其他危险,早就发现了。

九年来异兽的集中出现地点都在北郊丛林里,那里头躺着蓝夏塔亚,结界力满溢,自然是天然的诱捕装置,但也有零星的单个异兽结界会被投放在丛林外头,也就是边防线外,这种情况,便由特殊小队应变。

因为诱捕装置开一次消耗很大,基地只会在频率内开启数日实行定点诱捕,这几日都不在范围内,连续出现异兽实在不太乐观。

宋瑞刚显然还留有一些抗性,但不太够用,这时已经迷迷糊糊了。

可是离上次异兽出现兼新品种出现不才两天吗?

完事收刀的队长听见抱怨,略带无辜的上坟脸正正经经地回了声,“美容的。”

凌央也觉得不对劲,“能量太低了。

“异兽结界这种选择大概就像孩子要奶一样。”祁成总结道。

“等等,不对啊。”虽然异兽忽然出现此事对于他们特殊小队来讲就是日常,但是,“频率变得太高了吧?”

“两天一次?要是这种频率和作用范围,不久全国该要乱套了吧?”凌央没想到自己还有一点忧国忧民的情怀,很自豪地在心里夸了自己一通。

而队长不一样,他身材比例标准得惊人,在古代大概就是要被夸千年一遇骨骼精奇的练武奇才那种。人家的动作几乎全是来自他的本能,是无法预料的。

基地近几个月虽然注意到了结界力使用的异常,但异兽出现在线外的频率基本稳定维持在一周到两周之间,而且按照往年的情况,新品种出现过后还会沉寂一段时间,大概是因为永昼的思想力供应不上。

他们先看到了靠在一棵小树边上的宋瑞刚,尔后才看到侧前方扣住异兽把它抡起来的队长。

不同于蒋迫,蒋迫动作可以谓之行云流水,但云水最起码还是有迹可循条理清晰的。

午大庆担当起了抗人的责任,把宋瑞刚带回小屋,祁成录入数据,把尸体处理干净。

“现在结界力的使用范围扩大至全国,也就是说会有更多的人可能拥有结界力。”蒋迫提了一句,没有说完,但大家都知道他是什么意思,如果有能力爆表的人不受节制地使用自己新得的天赋,就很可能把自己变成一块鲜活的诱捕装置。

“等等,不对,还是不对。”他收起平板,四周看看,没有其他异常。

凌央脖子一缩,觉得莫名其妙,“什么?”

“就算是一次只在一个地方,且数量只有一头,也是潜在危机啊。”凌央想起洛安邦的小屋门口那上山痕迹,“刚才编号十二应该是出现在下面小屋那里,因为我们昨天在那里使用结界力了?”

“说了多少次别喷我一脸的血!”凌央散开的头发沾了血糊在脸上,说完话还跑了几根在嘴里。

“有可能,异兽结界很容易受结界力的吸引。”这也是诱捕装置研发的基础。

“上次我们去的那一单,已经是频率外的了。”蒋迫皱皱眉头,他们清明之所以临时被派出去,也是因为基地没有料到那段时间会有异兽出现在线外。

“异兽是蓝夏的梦魇产物,是靠她爆表的思想力溢出来实体化的东西,那不就相当于思想力滋生滋养着它们吗?奶,有问题吗?”祁成解释完,也知道这个论述有些恶心,说完一直笑,又忽然脸色一沉。

“呃,如果这算末世将临的话……我觉得这末世有点便秘。”陆霄说完,示意祁成看看是否有别的异动,如果是两天挤一点异兽出来,确实不太够看。

编号十二的体香,有轻微的催眠效果,不过也只对普通人有效罢了,基地老油条们都把它当香薰来享受。这村子大概是信奉自然醒的,没有人给自己调闹钟,而其实只要是刺激一些的声响,便足以唤醒被香猪猪催眠的人。

“我真的是娇花一朵,你们战斗员请怜惜我好吗?”凌央翻了个身干脆坐在地上不起来,才看清楚离她不远的那头怪物,是编号十二。

“噢,怪不得全村人没有起床的。”陆霄看着地上的香猪猪,后知后觉,恍然大悟。

编号十二大概有一头公猪那么大,长得也差不多是那个样子,但它一点也不臭,它很香,在基地队员口中的爱称是香猪猪。

因为动作的幅度又大又快,一时间凌央看不清楚他手上的是编号几。她下意识地凑上去,一道反光闪得她侧开了脸,刷一下,的刀甩了一泼血过来,一滴不漏全洒在她脸上。

他常年稳坐基地异兽击杀排行第一名,有打斗的时候精神气儿非常足,说完还煞有介事地点点头,接着神色淡定地看着刚才挥刀波及的一棵小树芽咔吱一声折断,把凌央砸趴在面前,眼睁着确认她狗吃屎以后,才指了指身边的异兽尸体,示意祁成录入。

祁成捧着平板摇头,“暂时还没有什么不对劲,网络上也没有关于怪兽啊异物之类的讨论。”他又操作了几下,继续补充,“基地也没有异常报告,大概是只有这里了。”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