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【网站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】

]

“其实疯了也好,疯了自在,迫迫不要我们就轮流养她。”午大庆困了,打了个呵欠,才十一点,眼睛就睁不开了。

活得好好的突然被告知只剩三日光阴,很难不崩溃。

蒋迫的性子温吞,上阵和日常是两个模式,平时就是个淡得很的脾气,凌央的话这么刺耳,也没对他造成太大的影响。他的父母经常一见面就吵架,说的话更难听,他早就学会了不去在意。

这通话是扬声的,所有人表情一顿,给了蒋迫一个怒其不争的脸色。

祁成点头,凌央的阴晴不定她自己都没个准,精神控制力可谓异常薄弱。

祁成摆摆手安抚陷入沉思的各位队员,“我们不要考虑太多,她现在就算是会更失控,也是要去找永昼救命的,咱最好祈祷永昼就在萧家人手上,宿主既可爱又友善,不要再有别的幺蛾子。”

“这货使用结界力的频率太高,几乎每天都用。”祁成叹了一声,除了有悖科学,当然还有悖精神逻辑,所以能不用就不用,他知道这个道理,凌央肯定也知道。

“叫大哥啊,别叫叔叔。其他不会有问题,我跟我大哥说过了,凌央是我的女朋友。”

两人也说不上多熟,所幸没有什么过节,简单两句就切了重点。

蒋迫清清嗓子,想起了那个木手镯,“你现在能帮我进一下内网,查一个人吗?”

萧寂没有拒绝,帮蒋迫查了一下

祁成愣了一下,“......因为我们都没有见过永昼,古代人的描述又太含蓄,到底是如何作用的很难说......”是能力者主动汲取能量,还是碰上它了就会被动增加能量,这些记载或许能在洛安邦留下来的记录里找到。

除了脸符合现下流行的高冷设定以外,蒋迫的性格可以说是没有性格。

其他人白了他一眼,明明就是陆霄当的好引信才把人炸了,居然好意思率先开口抱怨。

但是洛安邦是个正常人类,他对永昼的研究是有局限性的。

最终又是以武力解决了问题。

“如果那大个子手上的东西能免疫结界力,那我们都需要一个。”陆霄刚才拍人用的书散成三份,正在试图把它装好,“她这都不算定时炸弹,定时炸弹还知道什么时候炸。”

“那就只能是因为她能量低,可现在不是所有人都变强了吗?如果再加上接触永昼呢?”永昼不仅服务宿主,而是只要宿主不反对,所有能力者都可以借用它增强能量,跟个公用的功放差不多。

选谁都一样,好歹凌央于他们有用,不怕。

毕竟高人脾气都不好,何况还是身有残疾的高人,而且还姓萧。

“尽快吧,虽说是三天,但阎王爷没那么客气等你七十二小时过完再来勾你。”萧寂说话口气是不分对象场合的,对谁都是这个调调。

萧净才四十岁出头便成了老年人?蒋迫犹豫了一下,决定听祁成的拨给萧寂。

他瞄了已经睡死的意中人一眼,蒋迫从小就过惯了被安排的日子,要他开口表达自己的心意,那是真的很难,越拖越难,偏偏对方目前就乐得看他如此。

雨下得大了,几个大男人挤在一起,竟然还有些冷。

蒋迫忍住不反驳,“好的。”

萧净不骗人,但话不全说,萧寂则是你问便答,可不一定说真话。

众人同意,这大限将至必出乱子,已经是定律了。凌央一路上展现的一如往常肯定也只是表面轻松罢了,实际上已经绷紧了神经,这才会突然爆炸。

蒋迫也习惯,不废话,“还需要准备什么,或者接触你们家的人,需要注意什么?”时间紧急才更要问清楚,谁知道他们的大哥萧清是什么脾气,肯不肯出手。

“我总感觉还有别的事要发生......要么联系一下萧指挥,看看还需要准备什么。”蒋迫看了一下时间,也不算太晚,十一点过一些。

他想到什么,又突然拍了拍祁成,“她之所以到目前还算稳定,肯定不是因为精神控制力强,对吧?”

“是不是要死了她有点郁闷啊。”陆霄以前又不是没嘴欠过,凌央最多叨叨叨几句,“她不会死的,对吧?”

“谁说我不要,我要,疯的也要。”因为凌晨的事,蒋迫总算在众人面前罕见地急了眼,也算公开了心思,如今倒也不用保持什么内敛人设了,等这个家伙续了命,就把彼此心照的事情宣了。

“谁都会死,早晚罢了。”祁成淡淡道。

队长上手一掐,然后凌央被靠在墙边睡下,身上是其他人的外套,另外五人还围坐着。

可这家伙又与自己不一样,祁成虽说是背着学校的处分进的基地,但还有退路,家也还在。凌央则不同,她一个十来岁就在基地混的人,除了抓紧自己仅有的一点特殊,不知道还能如何。

“老年人都很早睡的,你找萧寂吧。”祁成和萧寂本来都是研究所的,这萧寂是空降,一来就当了所长,祁成不满便走人了,两个人的关系可以说是亦敌亦友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