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【网站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】

]

然后又退了出来?

虽然永昼的影响范围已经扩到这么南来了,危险也确实随时随地会出现在某个城市,但显然基地还是不放心这群小屁孩拿着枪到处跑,便丢出一条需满二十二岁的限制,凌央最冤,就差三个月。

当然,话说回来,一般情况下也不能随便就掏枪,这可是居民区。

“啊哈哈婶,是这样的,来先吃个橘子。”祁成拿了一个大橘子塞给大妈,还帮着掰开了,“这大个是......您家的?”

他表情不是很妙。

离得最近的午大庆直接用肩头挡了一下,可没想到泰山兄弟还懂得闪避,反射性地侧了个身继续向前。

“你们什么时候关心任务内容了?”蒋迫四周看看,确认没有什么人注意到这边,却还是感觉不太妙,“刘指挥要我们去钨城查看萧家和永昼的事有没有关系,萧指挥要我们来雾城拿洛安邦前辈的研究资料,然后带到钨城给他的大哥萧清,治疗阿梨。”

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花衫妇人从屁股后面掏出一个本子,“身份证登记一下。”

“阿姨,我是男的。”陆霄辩解了一句,挠挠头,把发型理了理。

午大庆显然没有反应出,祁成是在跟他要绘本,别看他个头大反

她跟着陆霄往后退到祁成的位置,队形很自然地变成了三个进攻人员在前,三个辅助选手在后的阵势,队长背着手示意不要妄动。

蒋迫直接过去把泰山绊倒了,在搞清楚情况之前他大概没打算伤人。那大个子连摔倒的姿势都挺专业,打了个滚就要重新起来,却看着祁成手里的火星大喊了一嗓子,然后后退一步,居然发起抖来抱头蹲了下去。

队长看了一眼蒋迫。

可那野人模样的大个子让人不安的肃杀目光却片刻间恍惚了,他开始打量起每个人,然后目光停在陆霄身上,以极快的速度朝他忽然进攻。

洛安邦的小屋和周围的小屋离得有些远,在一棵看起来年份很久的大榕树下。前院和小屋本体看着都挺旧了,但又不算荒废,只是微微透着一丝物件腐朽的味道。现在是下午,此处偏幽,只能听见一点点远处的声响。

众人故意不答,都看着队长,说任务不该是队长的事吗?

“我们演的不是x-man吗?最多也就是个林中小屋,怎么还出现了泰山?”凌央小声念叨,不同于她的队友,虽然其他人也没多正经,但不分场合吐槽的就她一人。

妮子?凌央率先笑了出来,其他人也忍不住跟着笑,陆霄的头发是长了些许,可模样也算不上秀气,眉目更是英气清朗,加上个子不矮,还从没有人把他认成异性。

其他人的表情都还一副这什么情况的模样,的脸上只写着没架打了好可惜,没劲。

那妇人眉头一皱,拈起胸前的眼镜戴上,仔细上下辨认清楚了,“哟,确是个把儿。”她又看看其他人,目光在凌央身上多停了几秒。

陆霄摇摇头,还在后怕,这人朝自己冲过来的神情,一点也不像想要置他于死地,反而是赴死一般决绝。

“阿姨,行个方便,我们就是......”祁成眯了眯眼睛,朝午大庆抖了抖手掌,“我们是来采风的,采风您晓得不,写生,画画来的。”

毕竟身为狙击手,淡定是他的专业素养。

“别套近乎,身份证看一下。”婶子显然是这个村的文化人,话说得也挺标准的,她将本子往胳肢窝一夹,接过橘子扔进嘴里。

“大个!”一个穿着丝绸花衫的妇女踩着碎步跑过来,停在抱头发抖的泰山面前,“大个,大个是我啊,别怕啊,你看看这,”她抬起头来,盯着离大个最近的陆霄,“你看看你这妮子,咋了把我们大个吓成这样?”

祁成摁住凌央的肩膀不让她出手,自己准备了一发火纵在掌上。他本不爱用这违背科学的能力,奈何他们这一行出来,除了三名进攻人员以外都没有配枪,因为其余各位的持枪证都是基地限定的。

我是妮子,我这女鬼一样长的头发还不够标志吗?

六人互相看看,不明白这局面是如何形成的。

大概是个人,个头比午大庆还要大,头发又长又乱,皮肤晒得黝黑粗糙,倒是身上的衣服还算干净,只是旧了。

蒋迫走到凌央面前蹲下,“你严肃一点,”然后站起来,习惯性地打头进了那个小屋,“阿七你守着。”

祁成跟着往后迈了一步,待全体五人都出了小屋,才看清那逼退他们的是什么。

祁成留下,队长包尾,一行人进了小屋。

“我们要干什么究竟。”陆霄终于开了口,估计也是憋了很久。他年纪最小,明明心里担心到要死,看着队友们都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,又不愿表现出自己有多紧张。

“钨城,雾城,啊呜呜呜.....”需要治疗的人学着狼叫了起来,然后午大庆也学了一声,被队长瞪了一下。

“他刚刚好像喊了一声火。”祁成指出,看了看自己的手,收起了火纵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