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【网站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】

]

那当然是个人,还是个死人,不然也不必派这俩出场。

“我饿了,搞点事恶心一下自己。”她稍微有点尴尬,想了想把手往搭档的裤腿上一擦。

蒋迫也不介意,打开手电照了照,“嘴把门,死者为大。这么多天才被发现,虽说是在市郊,也是我们做的不够。”

认真汇报的搭档垂下眼眸瞥了她一眼,凌央把脸别开,蒋迫顺手拉起她制服的帽子,给她兜上了挡雨,“准备诱捕。”

凌央不情愿地向里挪了几步,脚步踩在浅浅的积水上,声音涩得人。眼前这两栋建筑挨得很近,之间是条两个人搂着走都会嫌挤的小巷,巷子尽头躺着他们此番前来的目标。

凌央把扫描痕迹的仪器打开往上一抛,由它自己开始工作。她蹲下来想看看仔细,手刚一掐,死者的脸连着脖子上的一块肉一起掉了出来。

她过于苍白的肤色和夸张的大眼在清明的夜里看来越发惨淡,长长的黑发胡乱用发带束了搭在脑后,已经被夜雨打湿。虽然身上穿着笔挺的制服,人却站成了弧形,仿佛把脊梁忘在了宿舍,配合着一头及腰青丝,远看着倒像是一棵风雨中飘摇的病柳。

咽了咽口水,肚子饿,心上也饿,这基地生活真是修炼啊。

“玩不起,我越来越不中用了,怎么小怪兽倒是年年升级?”出了巷口的她狠狠吸了一口雨中的空气,“咱未亡先圣的梦魇还和时代接着轨吗?”

诱捕装置

“唉?这好久了。”怪不得这么臭,就算是这地方处于市郊这么宽广的场地,味道也得散不开,偏偏她这时候还能感到饥饿。地上的尸体已经变样了,好歹巷子里没有光照,只能看出来肚子破开了,血水和脏器之类的倒辩不出来,已经黏在了一起。

被打了光的尸体终于具备了恐怖片的效果,苍白中发着青紫,明明还是尸胀的状态却莫名透着了无生气的干瘪,雨点打在尸身之下的那摊积液上,连味道都越发难以忍受起来。

凌央这么说完,肚子却叫了一声,在这一片旷寂中就算蒙着肚皮也格外清脆。

对一个九阶的人来说,这也不算特别可怕,毕竟她有过在一村子的巨人观里找生者的经历。

零点一过,现在已是清明了。

“要吐了,哪的死人味?”

严格意义上来说,应该是目标的牺牲品。

蒋迫摇摇头,“要又是新品种也可能的。”

唉,老天实在是不公,这家伙一看就是那种生下来到现在没有一天打理过自己的人,偏偏怎么糙怎么好看。

“尸体确认了,未发现异兽。”蒋迫不理会她,手摁在通讯耳机上与基地联系。

我分,凌央把双手抬了抬,她正戴着特殊材质的镣铐,搭档背对她,没反应,她便无趣得再晃晃脚上的,听了个响。

因为异兽的情况还未被市民所了解,这种事情得等入了夜才展开,而且必须速战速决,不能让怪物跑到市区里。大动干戈派一拨人过来引起注意,显然不利于维持基地与市民岌岌可危的和谐关系,此番基地就派了两人来,找不到便诱捕,对此他俩早就驾轻就熟。

更应景的是,这还雨纷纷了起来。

点点头,她本着时有时无的职业操守,最后再环顾了一遍周围。虽然尸体在这里,但肇事的生灵就不一定还在原地了,不过这边已经是永昼影响范围的末尾,能出现的东西不会太多太大。

还抓在手里的仪器这时候得出了探测结果,“无可见踪迹,你觉得是编号几?”

因为地方太挤,蒋迫蹲不下来,只能用一种【你有毛病吗】的眼神盯着凌央,从与此人共事的那天起,蒋迫对这位同僚的嫌弃从来没有断过。

凌央兴趣寥寥地等着蒋迫给基地简报,杵在一边打量起他来。雨下得不急,但雨点还挺大的,他没有刘海,雨滴落在额头,又滑到了眼睫毛上,刺溜一下跃出去,打得半湿的蒋迫照样是尤物一般。

凌央把脖子往外套里一缩,站了起来,手掌摊开收回扫描的仪器,“那你是在基地呆久了不谙世事,就算是市区,也多的是酿到味儿够了才被发现的死人。再说,这也算我们的?这不是后勤组的事吗?”

谁叫他们是基地唯一一支仅出两人就能对付这种情况的特殊小队呢?

所幸她的搭档心理素质特别好,并不觉得半夜和这实景鬼片般的人出来有什么不适。蒋迫不同于凌央,长了一张老天赏饭的脸,尽管此时看着有些严肃,却也还是惹眼,肩平腰直腿笔挺,制服于他就跟长在身上似的,哪里都挑不出毛病。

这个月他们队轮休,本是已经倒头大睡的时间,非要出来走任务,实在不情愿。

他下巴抬了下,凌央朝搭档指的地方看过去,“那是个人吗?”

清净寂灭,明发不寐,还真是应景。

总之毫无生气,好像她的搭档是这个地方唯一的活物,而她不是。

“一样都是基地的事,你还分里外吗?”蒋迫同样受不了这味道,招呼她往外走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