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【网站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】

]

心里有了大概的了解,项风目光灼灼,聚精会神的盯着手中的窗帘。

项风点点头,试探性的询问:“那我们先从其他地方入手?”

项风摇了摇头,“不清楚,这个家伙淡定的让人恐慌。”

骑士的脑袋掉落在乞丐的脚边,鲜血淋漓,血红色的颜料让人触目惊心。

而斩下头颅的短剑,被人狠狠地插在了骑士的心脏中央。

根据经验,只要这两个之中有一个出现,就必定要发生不好的事情,所以沐槿汐才会如此惊慌。

“怎么会!”项风惊呼一声,踉踉跄跄的后退几步,回到沐槿汐的身旁。

油画上,一位骑着白色镶银铠装饰的骏马的无头骑士正举着手中的骑士长枪。

退到与窗户相反的墙根,沐槿汐摆了摆右手,道,“不管了,我们两个先找魔法阵吧!”

“嗯?”粉嫩的小脸上挂满了迷惑,不过出于安全考虑,沐槿汐向房间中的床走过去。

魔法界另外一个毒瘤,则是被光明系法师唾弃的一个黑魔法分支——亡灵法师。

虽然严格意义上来说,这里所有生灵都是被幻化而出,但是鬼知道这个黑猫的效果会不会与平日里相同。

“动作轻微一点。我们进来了这么久这家伙都不发出叫喊声,也许是在等待什么。”沐槿汐声音微微颤抖,小声嘀咕,“又或者,我们还没有触发黑猫行动的魔法阵。”

这么复杂的空间结构,区区一个四品空间魔法可没有办法完全搞定。沐槿汐认为,这里绝对还隐藏着某些未被触动的魔法阵。

原因无他。

虽然人物不多,但是明暗变化,红绿色交织的颜色,以及众人的表情,让项风感到了阵阵寒意,杀机蔓延,控恐怖的氛围从油画中源源不断的散发出来。

回过

“这窗帘为什么这么凉?”项风眉头一挑,整个人越发的警惕,不断的打量四周的变化,生怕被不明生物偷袭,扭过头,看着沐槿汐,项风说道“沐老板,你试一下房间中的其它东西,是不是也寒冷如冰。”

在窗帘的后面,没有任何玻璃存在。在原本玻璃的位置,取而代之的是一幅油画!

“要不要把窗帘拉开?房间太暗了,不容易辨别,”项风盯着粉红色的窗帘,建议道。

手慢慢的慢慢的抓住窗帘,冰凉的感觉随之而来,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,宛如在春天中,抚摸一块万年寒冰一般。

沐槿汐则是捂着小嘴,星眸微转,惊慌的看着。

沐槿汐谨慎的拍了拍项风的肩膀,叮嘱道:“小心一点,黑猫可不是善茬。”

这个群体是魔法界的两颗毒瘤之一,被魔法工会称之为女巫。

法师中存在一个特殊的群体,这个群体人数不多,都由女性构成。她们常常昼伏夜出,以黑猫为伴,与盜骊国的骑士们作对。

它懒洋洋的睡觉,也没有见到陌生人恐慌的乱叫,小眼珠滴溜溜乱转,富有情趣的看着不远处的项风与沐槿汐。

当触碰到某个东西,或者魔力精神力释放达到一定的程度,运转黑猫的魔法阵就会被神秘。

“现在怎么办?”项风问道。

项风点了点头,在沐槿汐的提示下,他小心翼翼的靠近窗帘。

既然黑猫不找自己的麻烦,她也懒得追究。

油画并不吓人,吓人的是黑猫。

项风眉头紧锁,盯着窗台上的那个生灵,呢喃细语,“黑猫?”

在不远处,一位穿着黑袍,举着华丽法杖的法师;一位衣着紧身,神情平淡,腰间别着一把长剑的侠客;一位衣衫破烂,惊慌失措,手中没有任何武器的乞丐,分别站在路边,盯着马上已经死亡的骑士。

她们拥有着恐怖的魔法天赋,按照自己的喜好做事,从来不会顾及其他人的感受。

在油画的左下角,窗台的上面,还有一只瘦小的黑猫静静地趴在那里。

“哗啦!”粉红色的窗帘应声而动,滑到一旁。

“先从另外一面墙壁开始检查吧,那里距离这个家伙远一些。”沐槿汐左手握着法杖,右手拽着项风的袖子,蹑手蹑脚的向后退,“小疯子,你刚才怎么做到的?为什么你拉开窗帘的时候,这个恐怖鬼都没有被惊动。”

在二者接触的那一刻,忽然,一阵冰冷刺骨的寒冷从床单上传来,让她的内心乍然一惊,收回手指,不由得快速后退几步。

他咬了咬牙,心中下了一个决定,小臂一曲,用力向边上一甩。

沐槿汐神色凝重,望着正拽着窗帘的项风,严肃道:“冰冷!床单也是冰冷的!”

沐槿汐左手摸着自己的下颚,沉吟一会儿,道:“好,不过你要小心点,虽然这是招生测验,但是保不准会有危险。”

她缓慢的伸出小手,用食指的指尖轻轻地碰了碰床单。

黑猫瞳孔发着幽幽的绿色光芒,身上的毛发流畅顺滑,粉扑扑的猫爪上,尖锐的指甲皆暴露在外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