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【网站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】

]

这让她的世界观有些崩溃。

“哼。”沐槿汐气得扭头,懒得看项风,她娇声说道:“想知道伍旭学府的位置,你在做白日梦!”

“嘎嘣!”项风的拳头突然握紧,眼神中掠过一丝杀意,怒火中烧,精神亢奋,他格外讨厌有人在关于他记忆的大事上开玩笑。

无奈的撅噘嘴,她娇声呵斥道:“做人不能太过贪心。前往上煌学府的机会,很多人这辈子都得不到,如今你有机会和我一起去,应该好好把握。我知道你的魔法理论很厉害,可这个世界,依旧是弱肉强食。只有强者,才有真正的话语权。”

整理了一下衣服,将地图册重新夹在腋下,他与沐槿汐对视一眼,道:“虽然我不明白为什么你非要选择我,但人总会有一些东西,是不得不去追求的。我此行并不是为了求学,而是为了寻找丢失了的东西。”

长这么大,她一直享有的是众星拱月的优越感,何曾被人这么快的拒绝过?

“为了保证空间的绝密,他又派人在空间外面建立了一个小城。城池不大,亦不富庶,仅仅是作为遮掩伍旭学府位置的建筑罢了。”将意识拉回来,她瞅了一眼地图册,不屑的说道,“恕我直言,别说是这本地图册,哪怕是七品、八品的庇护所,也别想找到有关的地图册。”

“再者说,世间的修炼体系又不止法师这一条路,你可以转修武道、科技之类的,这一些东西,上煌学府都有专门的院系。这么好的机会,你去哪里找?”

虽然面前的少女是一名法师,但法杖未出,吟唱也需要时间,二者之间仅仅相隔半米,他有信心在两个呼吸之间,把少女放倒。

邀请一同前往上煌学府竟然被人拒绝了?

项风意志坚定,依旧是摇摇头,道:“抱歉,我还是打算去伍旭学府?”

项风注视着面前伸过来的这只洁白如雪的小手,微微摇头,抱有歉意的笑了笑,道:“抱歉,出于个人原因,上煌学府不是我的目标,我真正想要前往的地方,是伍旭学府!”

自己被拒绝了?

换了一口气,沐槿汐喋喋不休的安慰着,“我知道,你可能觉得做我的随从丢面子……这个我可以理解,毕竟我的录取资格是……不过我可以和你讲明白一点,虽然你的身份是随从,但是你可以在我上课修炼的时候,在上煌学府四处走走,拓展自己的知识储备。万一遇到了机遇,能够修炼,成为一名伟大的法师呢?”

眼睛中散发着憧憬的光芒,沐槿汐把脑海中有关伍旭学府的内容细细道来,“据说伍旭学府的创立者是一位能够镇压天地的大能,他眼睛睁闭之间,可影响晦明之变化。举手投足之时,可摧日月星辰。在那位大能鼎盛时期,耗费全身灵气,用时半载,开辟出一个伍旭学府专属的空间。”

露出来一个诡异的笑容,沐槿汐神神秘秘的说道:“我告诉你,伍旭学府魔法系的能力与七大空间魔法研究学府相比,只高不低。学府天榜名次可是按照导师、学生、魔法、医药、锻造、侠客等情况进行综合排名,作为一个历史悠久的学府,他们里面的掌握占卜之道的导师

在气势汹汹的目光中,她急忙摆摆手,开口解释,“那个你别误会,我的意思是……伍旭学府位置隐蔽,根本查不到。”

“啊!”沐槿汐原本挂着笑容,写满自信的小脸突然垮了,整个人顿时一愣,微微失神。

急忙的指了指项风腋下的地图,她双手一边比划一边说,“伍旭学府位置乃大陆绝密,它隐藏在一方秘境之中,别说是我,就连上煌学府的导师恐怕都找不到。除了曾经在伍旭学府修行过的弟子之外,没有人可以找到它准确的位置。”

沉吟一声,他出声问道:“既然你有前往上煌学府的途径,敢问,你是否知道伍旭学府的所在地?我刚才查阅了馆内最详细的地图,依旧没有半分收获。”

搏杀并不难,尤其是当狼与羊挨在一起的时候。

沐槿汐深呼吸,努力的平复自己起伏波动的情绪,她用小舌舔了舔嘴唇,柔声说道:“你,没有在开玩笑吧?你竟然不愿意去上煌学府修行?还有你说目标是伍旭学府……你想要进入大陆第一学府?!有没有搞错?以你的年龄,早就过了他们招生的基础线了好吧!”

很多人为了巴结自己,讨好自己,做过很多阿谀奉承的事情。当自己朝着他们笑一笑,那一群人都高兴的找不着北。

刚才这个青年说了什么?伍旭学府?他疯了吧?那个地方也敢幻想?

而如今,在自己提出邀请之后,眼前这个比自己稍微大几岁的……青年,竟然考虑都不考虑,一口否决!

他的声音宛如一股从虚无之境传来的沙哑魔音,粗暴的冲击少女的神识。

城中最快晋升魔法学徒的孩子,年仅十六岁的二品三阶魔法士、这一座庇护城第一个被学府榜上知名学府录取之人……每一个光环,都是普通人一生都无法企及的高度。

沐槿汐仿佛感受到了什么,洁白的牙齿轻轻地咬了咬嘴唇,小心翼翼的瞥了一眼项风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加入书签